队进球——事实上,还有一年兵役期在身的李根镐上赛季的表现极为低迷,联赛中也仅有1球进账,能够搭上巴西

“球员竭尽全力比赛,能够逼平俄罗斯队我非常满意,因为我们上周在热身赛上以0∶4输给加纳队,外界舆论给了我们很大压力,但热身赛和正式比赛完全不一样,我们终于在世界杯上找到了自己的状态,我要感谢队员全力以赴。”洪明甫在赛后说,“我们和俄罗斯队的体能消耗都很大,在这种情况下我换上李根镐,让他用速度去冲击俄罗斯队的防线,他发挥了作用也进了球,这是一次成功的调整。”

和韩国队的欣喜相反,第二天就要度过自己68岁生日的卡佩罗,则对平局表示遗憾。他认为球队的实力远胜于韩国队,只是因为运气不佳才没有全取三分,“我们创造了非常多的机会,如果运气好一点的话,不但不会有第一个失球,还会打进第二个球。不过,虽然这是一场平局,但我们出线的目标不会改变”。

至此,本届世界杯日、韩、伊、澳4队小组赛首轮过后却只有两个积分在手,这样的成绩足以反映出亚洲足球与世界足球之间的差距——欧美球队称王称霸,非洲球队虽来势汹汹,却无法动摇传统强队的根基,而亚洲足球尽管野心巨大,却只能正视技不如人的现实——拼尽全力的韩国队首场逼平俄罗斯队,但对自己的出线前景并无实质性帮助:同组的比利时队以2∶1战胜阿尔及利亚队,从比赛场面不难得出结论,输球的阿尔及利亚队实力并不在俄罗斯队和韩国队之下,韩国队第二轮迎战阿尔及利亚队,若再不能取胜,韩国队本届世界杯的征途就要在小组赛中结束。

同样在首轮比赛中拿到1分的伊朗队形势更是危急,这支亚洲排名首位、世界排名第43位的西亚“铁骑”,首轮使出吃奶的力气战平了尼日利亚队,后面两场还要先后面对夺冠热门阿根廷队和东欧实力派代表波黑队——无论人员配置抑或战术风格,伊朗队都很难在这两支球队身上占到便宜。而澳大利亚队在小组抽签结束后就已经清楚地看到自己的命运:同组的荷兰队与西班牙队优势明显,澳大利亚队若想出线,只有“浑水摸鱼趁乱取胜”一条路可走,但在荷兰队狂胜西班牙队之后,澳大利亚人早早就被舆论看衰。

唯一有望小组出线的亚洲球队只有日本队,日本队主帅扎切罗尼在首场落败后,反省了自己的换人失误,他认为球队还没有发挥出最佳水平。日本队余下的两场小组赛,将分别接战希腊队和哥伦比亚队,虽然全取6分的难度很大,但从整体实力看,日本队确实具备出线的资格,而日本球迷最想看到的,是小组出线后,日本队可以与邻组的意大利队在淘汰赛中再来一次“拉丁对抗”——去年夏天联合会杯,日本队围攻意大利队,最终却以3∶4饮恨收场,这场虽败犹荣的失利,也坚定了日本足球再次博取国际认同的信心。

“亚洲足球在最近两届世界杯上已有明显进步,亚洲最好的两支球队日本队和韩国队都在南非世界杯小组出线,但他们的成绩还不稳定,还没有足够的能力赢得更多的比赛。”本届世界杯赛期间,曾带中国男足在2002年历史性闯入世界杯决赛圈的米卢,频频出现在圣保罗和里约热内卢的比赛现场,在他看来,亚洲球队要想在世界杯上完成进一步突破,还要经历一段漫长的道路。“我知道亚洲球迷的期望值很高,亚洲足球也确实在进步,但欧美足球同样在弥补自身的弱点,亚洲足球和强队之间的差距不会在短时间内缩小,在世界杯舞台上,亚洲球队还只是配角。”

有经济学家的研究成果表明,国家体育运动成绩的表现和国家的社会经济地位相关,尤其在奥运会上表现明显,但是具体到足球项目,一个国家的社会经济指标和赢球的可能性并不相关。经济学家斯蒂芬·斯兹曼斯基在著作《足球经济学》中提出,足球成功的例子取决于诸多因素,而非GDP,政府类型、殖民历史甚至原油出产量都有可能影响一个国家的足球水平,但一个不变的恒量,是国家队参加国际比赛的数量,与该国足球水平相辅相成——参加国际大赛的次数是对国家队实力最为直观的描述,其准确性远远大于其余参考指标。

以目前亚洲足球的代表日本队为例,日本国家队从1988年开始首次参加亚洲杯赛,1995年首次参加联合会杯赛,1998年首次参加世界杯赛,1999年首次参加美洲杯赛(仅此一次),其国际比赛正赛数量不到70场(其中亚洲杯赛37场,占总数一半以上)。但有着悠久足球历史的巴西、阿根廷、英格兰等国家队,参加国际大赛总数均超过900场,德国、法国、意大利和荷兰等传统足球强国国家队参加国际大赛总数也在600场之上。因此,尽管日本足球拥有极为科学的长期规划,却由于缺乏足够的底蕴和打磨,很难在世界杯上突破16强这一瓶颈,而金字塔状的世界杯构架,使得球队自淘汰赛起,每向上攀爬一步,都需要递进式的更多积累——2002年韩国足球队在韩日世界杯上闯入四强,至今还是在欧美足坛流传的“笑话”之一,就连自尊心极端强烈的韩国人,也不敢承认12年前取得的辉煌荣耀源自球队的强大实力。

“另外,最重要的一点,虽然现在日韩有很多旅欧球员,一些球员甚至在欧洲俱乐部中担任核心球员且表现良好,他们可以让国家队实力迅速增强,但必须承认的是,他们还只是球星而不是巨星。”米卢说,“日本队的比赛是非常明显的例子,日本队没有德罗巴这样的球员,整个亚洲都找不到这样的球员。没有重量级的巨星出现,亚洲球队想要创造历史,是一件非常非常困难的事情,这是亚洲足球的真正短板。”

事实上,目前亚洲最著名的球星,当属在曼联俱乐部效力的香川真司和在AC米兰效力的本田圭佑,但这两位日本球星无论实力还是人格魅力,尚无法同16年前开创日本足球新时代的前辈中田英寿相比——意大利名帅里皮在自传中回忆起他执教尤文图斯时,18岁的中田英寿前去试训时,就表现出超过一线队球员的阅读比赛的能力,这也是里皮第一次认识到日本球员有能力在欧洲顶级球队立足。但随着中田英寿退役,日本旅欧球员尽管不断收获各种荣誉,却始终无法产生巨星。

因此,渴望在世界足坛博得更多尊敬的亚洲球队,暂时还难以摘下“足球第三势力国家”的标签,由于日韩足球均已在近年定型,或许只有等中国足球崛起的那一天,才能代表亚洲球队迈向世界杯八强的行列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